类别:久久综合九色综合欧美 / 日期:2021-01-22 / 浏览:63 / 评论:0

  稿件来源: 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务实和低调中,重庆当代在广州开启了2021赛季的冬训备战。目前为止,这支球队及背后俱乐部的名字依旧叫‘当代’,当更名也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从2019赛季至今,连续两年重庆队都在被资金短缺的压力困扰中不断的创造奇迹。背后有可称为“中国最强(之一)”的俱乐部球探系统作为支撑,也有张外龙这样的国内足坛少有之极端敬业的外教在把控着前途未卜的更衣室。

  2021赛季,这支西南地区的中超独苗大概率还是要在超低成本的运作下谋求一线队即战力的平稳延续。

  经历了2020年蒋立章势力的彻底退出和所在城市疫情的空前打击,作为湖北省十强企业的武汉当代集团如何独立写好这篇“重庆故事”,值得关注。

  1。

  就在本月,关于重庆当代俱乐部最大的新闻并非中性名改革,而是前球员刘卫东突然发声、控诉俱乐部欠薪。

  通过刘卫东的公开声明,重庆俱乐部过去一年仅仅发予他两个月的工资,并在7月份单方面解除合同,此后一直未予补发工资。

  结果让人错愕的是,刘卫东公开声讨后不到一天,俱乐部立刻补齐了过去一年其索要无果的薪水,闹剧随之宣告收场。

  由此,中国足坛球员维权索薪之艰难倒也可见一斑:正途无用,唯有对赌俱乐部品牌形象来施压……这在过往我们屡见不怪。

  俱乐部眼下的资金困境完全不用遮掩,这非一朝一夕之难。

  整整四年前,2017年1月,当代集团宣布正式入主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俱乐部新董事长是那时还不到36岁的蒋立章。

  “我要对重庆球迷负责任地说,我们不会拔苗助长,要踏踏实实地把重庆搞好。这个“好”不是只用成绩来论,而是要为重庆足球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埋下良好的伏笔!”

  这句话是2018年3月时蒋老板说的,那时球队刚刚4比1大胜江苏队、收获主场两连胜,蒋老板意气风发。

  谁成想,2018赛季双刃剑治下的重庆队差一步就降入甲级。重庆球迷和媒体看的很清楚,经过了2017赛季的过渡,蒋老板的这支重庆队已经走在下坡路。

  2019赛季,重庆队拿到联赛第十,这个排名不算坏,但距球队内部想要达成的目标还是有相当差距。

  那年联赛上半程,重庆曾取得了历史最佳排名和最高积分,完全有机会打破此前排名纪录。但下半程却突然状态下滑,最后更是来了一波三连败,5轮比赛仅收获1粒进球。

  原因很简单,没什么藏着掖着的:欠薪。

  2。

  之前的2018赛季,重庆遭遇了回到中超后最大的保级危机,直到最后一轮才凭借胜负关系上岸。彼时为了刺激球队完成保级目标,蒋立章开出了高达千万的赢球奖。

  不过,赛季结束后,这些奖金并没有及时发到队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手中。

  2019年五月,蒋立章竟然又一次因为奖金未发的问题,引起球队不满。费尔南多等外援更是因此拒绝训练,后来在该月,俱乐部向一线队队员紧急兑现了2018年保级的赢球奖,但一线队和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奖金到赛季末都未发。

  到夏窗时,蒋立章卖了进攻核心费尔南多和中场大将彭欣力,这一度招致主教练小克鲁伊夫不满。

  克帅在多个场合接受公开采访时都有意无意提及此事,到了最后一轮比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克帅还在说这两笔转会给球队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见他因此事对蒋立章团队是多么耿耿于怀。

  不过从经营角度,卖掉小摩托和彭欣力,对蒋老板而言似乎也是必然之举、无奈之举。

  俱乐部此前遇到的奖金问题已给蒋立章上了一课,在球队排名和综合实力趋于稳定的情况下,卖掉两个人似乎不会对球队整体伤筋动骨。

  事实上球队也迅速找到了替代者,签下马尔基尼奥、同时租借罗森文,除了马尔基尼奥需要与球队磨合外,罗森文的表现基本让人满意。

  费尔南多的转会费由于涉及恒大俱乐部的无血缘归化,在一亿人民币以上;彭欣力的转会费在周军的主导下也在四千万左右,这对于蒋立章来讲算得上是划算的买卖。

  不过好景不长,俱乐部在2019年下半年又遇到资金问题。

  联赛最后一个间歇期里,看似风平浪静的备战,其实内部暗流涌动。当时,重庆和佳兆业打了一场热身赛,最终2比2战平。

  而在这场比赛前,球队经历了一个小罢训……

  资金问题,又被摆上了台面。

  最后一个间歇期结束后,球队浑浑噩噩三连败,明显能够感觉出整体状态下滑,从跑动和场均数据上来看,与上半程相比判若两队。

  连续五六场赢球奖未到账,且从2019年10月开始,队员的工资卡竟然也变得安静。

  应该来说,从2019赛季结束后,蒋立章和双刃剑就已经在俱乐部、乃至重庆足球圈的各界,均失去了信任和支持。

  除了重庆俱乐部,蒋立章在全球的体育投资也相继遭到挫折。

  去年2月4日, 对帕尔马俱乐部持股的联合财团宣布,在新一轮的俱乐部增资过后,他们将俱乐部的股权从60%提升到了99%,原本持有三成股份的蒋立章因为没有履行增资义务被判定出局。

  至此,蒋立章退出帕尔马俱乐部。

  同样是在去年2月,当代明诚就将其子公司双刃剑的董事长和总裁的人员进行了变更,董事长和总裁分别由当代明诚集团副总裁高维和新英体育副总裁朱轶来兼任——蒋立章团队彻底出局。

  其实在2019年年底,双刃剑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早就由蒋立章变成高维,蒋立章从2020年初开始也没有出现在当代明诚的董事会名单中。

  消息显示,双刃剑已与蒋立章没有关系,与帕尔马产生纠纷的Link International Sports所属的厚璞集团才是如今蒋立章的新阵地。

  3。

  挥别蒋立章后,独立运营重庆俱乐部的武汉当代科技集团正在面临新一轮的考验。

  截止目前,元敏诚、蒋哲、冯劲等球员均有极大可能步迪力穆拉提后尘,离开球队。

  本月11日收假后集结,球员报到仅有15人,这其中还包括了兼任助理教练的老队长吴庆,而至少隋维杰、叶尔杰提、陈雷三人也几乎确定会被俱乐部放弃,节省薪金空间的诉求清晰可见。

  外援方面,本次集训仅有卡尔德克和阿德里安两人,且此二位当前也已经被众多球队盯上,并付诸了实质性的接触。

  同时,重庆在留人方面似乎也并无强烈意愿,尤其对套现价值巨大的阿德里安。

  回想去年9月,重庆全队上下一心在完成了赛季之初定下的前四目标、提前完成保级之后,还没来得及庆祝杀入争冠组,就当即宣布将队内核心阿德里安租借给广州富力。

  除广州富力外,其他多支进入保级组的中超球队也在向坐拥诸多强力外援的重庆俱乐部积极问价,商讨其余外援租借的可能性。

  “富力下手可真快。”有知情人感叹道。

  知情人所知的“情”,很显然是重庆俱乐部其时在圈内向外界释放的关于俱乐部就淘汰赛阶段战略规划的部署——之于重庆队来说,争冠组比赛其最大的意义绝非是遥不可及的奖杯,而是迅速将小组赛的成绩“变现”,以满足生存需要。

  针对重庆阵中这些强有力的外援,大连赛区的太多保级队伍实在是嗷嗷待哺的垂涎状态。而同时,这些球队谋求向重庆队索援而付出的转会费,又恰恰是重庆急需的生存物资。

  一种默契就这样达成,促成了“重庆超市”的开张。在生存面前,职业与否已经成了其次。

  由于众多周知的原因,在去年新冠肺炎的疫情之下,俱乐部背后的当代集团作为武汉企业也被影响。

  因此,在已经确认保级的前提下,短期外租球员能够帮助俱乐部减轻运营压力。

  另一方面,重庆当代的年轻球员那个时候也将有更多机会登场比赛。上赛季球队来到苏州赛区的队伍中就有两名00后球员,并且在足协杯的比赛中都完成了登场,这也能够看得出俱乐部有意培养年轻人的方针战略。

  靠这样的方式谋求生存,付出的代价是极度清晰的:在一个伪职业的、只能依靠母司单线输血而让俱乐部存活的联赛生态里,如此求生行为无疑是再一次暴露了中国职业足球的脆弱性,以及俱乐部自身在经济重压下的伦理失衡。

  但是在求生欲面前,也许一切都得让步。

  时间来到2021年,对于阿德里安等优质外援如何处理、力争取得最大收益,也就继续被摆上台面。

  4。

  去除了蒋立章元素的当代集团,接下来将会如何运营重庆俱乐部,尤其是在足坛整体限薪、限制投资的情况下,重庆队能否实现“换个活法”,均有待观察。

  去年5月11日,当代明诚文化体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官方公告:公司拟申请将证券简称由“当代明诚”变更为“当代文体”,公司股票代码“600136”不变。

  公告称,这是“为了体现公司所属的行业和实际经营业务的特性,提高公司品牌辨识度,提升公司品牌形象,并与公司名称‘武汉当代明诚文化体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相匹配。”

  根据当代明诚2019年的年度报告,公司营业收入为17.82亿元,同比减少33.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减少40.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5.09亿元,去年同期则为净利润1.48亿元。

  经营压力可见一斑,尤其在去年的疫情冲击下,足球实为一件奢侈物。

  近年来,当代集团激进扩张财务杠杆不断上升,而其流动性已明显不足。严重依赖于外部融资之下,筹资性现金流已出现危险信号。

  去年7月13日,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17汉当科MTN002”回售数量为450万张,回售金额为4.5亿元,未回售金额为0.5亿元,未回售部分债券利率为6.5%。

  据公开数据,“17汉当科MTN002”发行于2017年7月,当前规模5亿元,期限为5年期,票息6.2%。

  此前,当代集团曾发布公告称,“17汉当科MTN002”后两年票息上调30BP至6.5%。

  从回售结果看,尽管上调票息,但该券大部分投资者还是选择了回售。

  从股权结构看,当代集团的控股股东为当代投资,持股比例为84.02%,穿透后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艾路明,持有公司29.48%的股份。

  2018年,由于人福医药海外并购踩雷,产生巨额商誉减值业绩巨亏,从而导致当代集团亏损3.86亿。

  截至去年一季末,当代集团总资产为1024.69亿元,总负债687.44亿元,净资产337.24亿元,资产负债率67.09%。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以来,当代集团的财务杠杆水平持续攀升,已至历史最高位,并且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债务风险较高。

  就在不久前的12月末,当代文体公告披露,公司股东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质押1000万股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省分公司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公告披露日,当代集团已经累计质押公司股份43,989,554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52%,占其自身持有股份的55.09%。

  作为重庆职业足球的资方,当代绝非财大气粗之主,这是重庆球迷需要做到心中了然的。

  跋。

  在2015年中央深改小组推出的《足改方案》中,明确提出了职业足球俱乐部应股权多元化、地方政府加大参与力度的要求。

  疫情打击与限薪限投资的管控下,重庆足球想要生生不息,市委市政府层面显然不能默不作声。

  本月初时,重庆市体育局代表“市长公开信箱”曾给出一位重庆球迷回复:“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因疫情等原因影响,目前面临运营等各方困难。市体育局拟建议市政府将俱乐部纳入我市企业疫情扶持范围,支持俱乐部解决当前资金困难。同时,将支持职业体育发展纳入我市体育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范围,其中增加一部分用于扶持足球事业发展,给予俱乐部一定资金支持,形成支持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发展长效机制。此外,将协调我市有实力、有意愿的企业以股权合作、冠名赞助等形式参与俱乐部运营,长效解决俱乐部运营困难。”

  尽管只是态度性的回复,距离实质性操作仍有距离,但是以青岛、济南、昆山等地方政府对当地职业球会的关照为标杆,作为直辖大市的重庆有关方面确实理应为球迷守护好这支作为三千万重庆人体育信仰的球队。

  2021,必定艰难依旧,但奇迹之可能,同样依旧。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